长途流露:真正的身临其境

  • A+
所属分类:视讯会议系统
也许很多人熟悉QQ视频聊天,足不出户便可与四方好友高谈阔论。但是,目前的视频聊天还很难给人们带来面对面近距离聊天的感觉。那么,有没有一种技术能给我们带来那种沉浸其中
长途流露:真正的身临其境

长途流露:真正的身临其境

  也许很多人熟悉QQ视频聊天,足不出户便可与四方好友高谈阔论。但是,目前的视频聊天还很难给人们带来面对面近距离聊天的感觉。那么,有没有一种技术能给我们带来那种沉浸其中的感觉分不出现实与虚拟,并且能在对方的场景中交流与操作呢?远程呈现能够将这一切变成现实,带给人们全新的体验。

  美国一名7岁的男孩戴文看上去和同龄的小朋友无异,然而,由于患有严重的过敏症,他必须呆在家里,不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去学校上学。不过,戴文照样和能上学的孩子一样享受学校生活。目前,戴文可以登录这所学校里一个名叫VGo的机器人,通过它与同学和老师交谈。VGo机器人身高1.5米,身材苗条,“脸”是一个屏幕,独“眼”是一个摄像头,“脚”是两个轮子。它能以成人正常步行的速度前进,并拍下周围的情况传送给坐在电脑前的戴文。戴文的妈妈说:“他与其他孩子一样受到同等对待,如果他不在班级露面,同学们还会问为什么。”

  这种想法至少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初。那时,机器人先锋之一马文明斯基创造了“Telepresence(远程呈现)”一词。他用这个词表示让一个人感觉好像出现在一个其真正所在地以外地方的一整套技术。虽然当时并没有完全如明斯基想象的那样变成现实,但这些技术在互联网时代却得以飞速发展。

  随着远程呈现技术的发展,远程呈现系统可以允许人们移动和操纵物体。医院和军队最先开始使用远程呈现技术,这使医疗行业和战争形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如果你在美国,需要进行前列腺切除手术,就可以体验到远程呈现技术,即外科医生使用一个机器人操纵器来完成手术。目前,有90%的这种手术可以使用这种方式完成,手术刀已经可以被跨洋使用。2001年,美国纽约的外科医生通过远程控制机器人手臂操作腹腔镜,成功为远在法国斯特拉斯堡的一位妇女切除了胆囊。在军事方面,士兵们可以控制无人驾驶飞机和对机器人实施监视,对未爆炸的炸弹实施处理,甚至进行进攻。事实上,目前美军已普遍使用这些技术,以至于一些评论家指出,远程控制的战争将是未来战争的主要形式。

  其实,在过去几年中,远程呈现设备已经进入大众市场。美国VGo公司推出的VGo机器人能代替主人去出席会议、参加婚礼或去学校上课。在VGo机器人的“老家”VGo公司,遇到下雪天,该公司会有大约一半的员工通过VGo机器人上班。大家都习惯机器人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机器人碰见机器人会停下来聊天,它们的主人实际却可能远隔千里。美国另一家公司推出的名为QB的机器人能帮你实现拥有分身术的梦想,让身处异地的你可以通过远程协作和公司或家里的人及时沟通工作和生活。QB机器人其实就是一台带有两个轮子的电话会议系统。它的身体十分灵活,而且平衡性非常好,可以在各个房间之间自由穿梭。未来,人们还可以使用这些机器人去拜访亲朋好友,参观博物馆,让你分身有术。不过,这些机器人的价格十分昂贵,一个VGo机器人售价约6000美元,而一个QB机器人的售价从9700美元起。不久,美国另一家机器人公司还将发布一款与一个高端笔记本电脑价格接近的远程呈现机器人,应用前景广阔。

  目前,下一代远程呈现技术正在研发中,新的技术提出要显著地提高沉浸感。例如,英国的一个研究机构已经开发出一个代理机器人,其行为可以镜像一个人的身体运动。如果你伸出手臂准备握手,这个机器人的手臂也会跟着你做同样的动作。未来,远程呈现机器人可能真的可以变成你的化身,甚至这些化身的身体可以和我们的感觉进行更多的关联。

  远程呈现技术如此强大,它会不会影响人类的正常生活与工作,甚至产生一系列其他的社会与法律问题呢?

  除了意识上的问题,在现实生活中,远程呈现技术的应用可能严重影响就业。想象一下,一家跨国的大型超市如果使用远程工人,它将停止雇用很多本地工人去做店内客户指导等工作,而将一些任务交给海外总部的雇员完成。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从事远程呈现技术研究的马特比恩指出,一个远程工人可以负责10个商店和30个机器人。从技术和经济的角度来看,这些将必然发生。早在2011年6月,富士康科技集团首席执行官郭台铭就宣布计划部署100万台机器人。据悉,富士康此前某产品线人,但在他们增加了机器人之后,该产品线人,这些普通员工只需控制按钮和运行机器即可。

  远程呈现还可能引发医疗纠纷。如果远程呈现加速了医疗行业的新浪潮,那么它立即会触发一系列的新问题。比如,这些服务应该在哪里发生?由谁来监督?如果医疗步骤中一些地方出错,或者一个无资质的医生进行了远程手术,应该由哪个法院进行调查,由哪家医院对此负责呢?确实,没有哪个国家有关于远程呈现使用方面的相关法规,对于允许任何人跨越国界传送的物理行为,多数法律执行并无应对准备。当远程呈现中类似于犯罪的责任问题来临时,更多的法律问题将接踵而至。比如,如果一个控制器偶然撞倒某人,触发其心脏病,这是控制器的错还是操纵者的错?如果是信号传输上的问题或设备故障应该被指责吗?

  总之,远程呈现就在我们眼前,我们的身体与思想可以分别游荡在不同的世界。我们可以通过现在及将来的远程呈现技术让我们更深入地沉浸其中,以至于忘了自己存在于哪个世界。同时,不可否认地是,远程呈现可能对劳动力市场、医疗行业以及军事领域产生重大影响,并由此产生一系列的社会及法律问题。(本文已发表于2013年3月《科学画报》杂志,P28~29。作者:陈永东,上海戏剧学院新媒体研究领域副教授,电子邮件:)

  •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于2019-11-26 12:19,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 转载请注明:长途流露:真正的身临其境